快捷搜索:

想必马将军也疑惑就到底是为何要背叛了汉军而

 
    如果换成是文丑、太史慈,那么肯定不是这样儿。哪怕就是周仓、裴元绍之流,也不这样儿。只有陈就这样儿的,那是没有办法了。像是他,还有邓龙、邓义他们,基本在凉州军这儿,那就是这点儿资料,还算是不少呢。
 
    看到陈就进来后,马超对士卒摆了摆手。让其下去。士卒和马超告退,然后马超才对陈就说道:“我是扶风马超马孟起,阁下便是陈就?”
 
    陈就一看正主都说话了。他是赶紧拱手笑道:“原来果然是将军,不错。在下正是陈就,陈就见过将军!”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了,“陈将军请坐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”
 
    在陈就看来,这凉州军之主马超马孟起对自己还挺客气,那么自己今日的事儿,应该是能成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陈就也没客气,他直接就坐了下来。他也不是没听人说过,而且还不止一次。说马超是喜欢直来直去,不做作的人。所以该客气的时候客气,不需要如此的时候,就不用整的太虚假。
 
    因此,陈就是直接就做了下来,不过马超却再也没说什么了,其他人也都没说话,全都看着陈就,那意思,你是不是该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陈就这么一看。心里说着,这马超这么看自己,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不说。这凉州军众将也是如此啊,看来确实得是自己先说话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也没藏着掖着,直接说道:“将军,在下从营道来这儿,是有两件事儿要禀明将军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眼眉微挑,然后是按照陈就所想,直接就问了出来:“不知道陈将军有何要对我说的?”
 
    虽说他也猜出来几分,不过终究还得是人家直接说明更好。其他的,可并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马超来说。他当然是知道,也很清楚。陈就他想让自己问他什么,说什么。因此,自己就暂时顺着他的意思去说,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而且自己也确实,是很想听听他是要说什么,尽管自己和郭嘉还有众人都认为,他是己方能不能破了泉陵的关键,但是能从他口中说出来什么,确实也是众人很关心关注的。
 
    因此他就这么问了出来,结果陈就一听,他是赶紧说道:“既然马将军都如此问了,那么在下自然也不矫情。这第一,便是在下有意把营道让与将军凉州军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就笑了,只听他问道:“这陈将军如何如此想法啊?难道真是要弃暗投明不成?”
 
    陈就一听,是心里苦笑,不过心中也想着,虽说自己也有点儿那个意思,但是归根结底,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。但是对于马超的话,他也没有去反驳,对此只是笑了笑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他却对马超说道:“将军,这在下确实是有此意思。而第二,便是在下给将军的一份礼物,这就是,在下愿意帮将军,破了这泉陵城!”
 
    听到陈就如此说,马超确实是能肯定,这陈就就是为了这连件事儿来的,尤其是最后的一件事儿,估计更是他此行目的,是他必须要完成的。
 
    马超对他一笑,“如果陈将军能如此,那么便是对我军大功一件!不过要让我如何相信将军此言呢?”
 
    陈就一听马超的疑惑,他在心里说着,这别说是你马超马孟起了,就算是我陈就,碰到了这事儿,也得是小心非常,务必要看对方到底是不是说了真话,要去做真事儿。否则的话,自己也只能是远离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所问,确实没让陈就觉得如何,反而他觉得是应该的,是必须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就听陈就说道:“实不相瞒,想必马将军也疑惑,我陈就到底是为何要背叛了汉军,而却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,陈就便把他所想,都和马超说了。在他看来,这马超凉州军势大啊,所以就只凭刘备那样儿,他能是凉州军对手。就算是加上援军,兖州军和江东军,他们也不是个儿。因此,最后陈就他是不得不为自己着想,为自己谋求一条退路,后路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所谓是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这就是陈就的想法。
 
    因此,他也算是考虑了三日,然后便自己独自上路了,直扑泉陵。他就是为了告诉马超,不管你是如何想法,反正我陈就,肯定是要和你们凉州合作,做我想做的,得到我想得到的。
 
    “那么陈将军想要的,到底是?”
 
    陈就听了郭嘉的话后,便是一笑,“在下想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,包括马超这么一听,还别说,这陈就倒是挺现实啊。不过他能看开看透那么多东西,确实是不容易啊。
 
    而马超此时却是问道:“想来陈将军已然成家,不知道我所说可对?”
 
    陈就点了点头,确实如此,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自己真就会如此去说去做吗?这背叛汉军,自己也许还会那么去做,但是其他的……
 
    “在下不仅是有妻子,而且还有个五岁多的儿子!”
 
    马超看着陈就是点了点头,不说别的,就听陈就几句话,就不难看出来,其人对于家人,还是挺看重的。不过想想也并不难理解,不管别人如何去形容陈就,可其人也不可能说一点儿有点都没有。因此,马超相信,其人的话,都是真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如此,陈将军先下去等我们商讨片刻,如何?”
 
    陈就一笑,他
    说着,陈就就和凉州军士卒一起退了下去。马超让人给他安排好了地方,无非就是大帐而已。不过肯定是要好好招待。别管陈就这人本事怎么样儿,值不值得马超看重,至少其人是来帮助己方来了,所以就冲着这么一点,也是不能怠慢了。要不然,让人觉得这自己凉州军太那个什么了,目中五人啊。
 
    其实无论是对马超来说,还是对凉州军众将来说,这此时此刻,只要陈就能帮到他们,破了泉陵,那么他就是好样儿的。是啊,这有利益的东西,难道还不好吗。
 
    而陈就跟着凉州军士卒下去后,马超便笑着问向了郭嘉,“奉孝以为如何啊?”
 
    马超他心里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,不过这个时候,他却还想听听郭嘉怎么说。毕竟这自己这边儿,如今就这么一个谋士,蒋琬被留在辰阳了,因此自然是要靠着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就别说蒋琬不在了,就算他在,这马超也得先问郭嘉,这都没说的。毕竟在马超看来,无论蒋琬师从资历还是从本事来说,可都不如郭嘉。而马超都如此想法,就更别说他手下那些人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郭嘉听了自己主公所说之后,是赶紧说道:“主公,依嘉来看,这陈就确实是所言不非虚,所以我军可以一试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眼眉微挑。直接问道:“这么说来,我军可以如此行事了?”
 
    郭嘉点头,“那是自然!其实想来主公是已有主意。其实在嘉看来,只要我军能小心谨慎。那么一定不会损失什么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陈就有诈,可我军却也绝非好骗之辈,因此,主公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