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不得不让自己更加谨慎小心毕竟刘琦那将近两万

 毕竟江陵不仅仅是这些,他那地方的人马,就不得不让自己更加谨慎小心,毕竟刘琦那将近两万的荆州军,可就在零陵啊,这个……
的地盘,这个没错。可是在零陵的势力,可是未必就比武陵要大,而人马也和武陵差不多,最后多也没多多少,所以自己还是能预料到结果的。
 
    徐庶众人在江陵的州牧府会客厅,见到了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的自己主公――
 
    刘备让众人坐下后,一边儿&无&错&小说.{quledu}.是以徐庶为首的,从零陵来的那些将领。而他们对面则是以太史慈为首的,包括刘琦还有邓义那些人,他们驻守在江陵的将领。
 
    这时候刘备才对徐庶说道:“元直,你来说,零陵的战事情况!”
 
    虽说刘备知道零陵丢了不假,可是就算探马所说那些,怎么也不可能和徐庶所说亲自相比啊。因此,他当然是有必要从徐庶他们那儿。得知最为真实的情况了。
 
    徐庶听到自己主公所问,他是忙说到:“诺!主公。零陵的战事是这样儿的……”
 
    徐庶先从刘磐驻守的零陵开始说,一直说陈就背叛。和凉州军联合,最后赚开了城门,让凉州军杀进了泉陵。
 
    而刘备还有太史慈他们听后,虽说是心有不甘,这是一点儿都不错。可说起来,这个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不能接受。无论如何,这发生都已经发生了,改变是改变不了了――
 
    结果等徐庶说也说完了,刘备他们听也听过了。此时刘磐是直接向自己主公请罪道:“主公,属下守城不利,还请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刘备对着刘磐微微摇头,同时也摆了摆手,说道:“零陵战事,凉州军势大,你何罪之有?非你之罪,就算是我亲自在零陵城内,几乎也会如此!”
 
    刘备那意思。不是你的原因,那城池丢了就丢了吧,没办法。哪怕就算是我当时在零陵城那地方,也是守不住。
 
    确实。在他看来,马超都让凉州趁夜攻城了,所以就凭刘磐那两下。说实话,能守住好几日。已经就算是挺不错了。至少刘备肯定不会对他有什么奢求,所以刘磐算是达到了刘备的期望。非但是没有什么罪,反而他还觉得刘磐做得还可以,至少自己是满意的,那么就足够了。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那么刘备确实是会失望,但实际不还不是那样儿吗――
 
    刘磐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他是心里高兴,毕竟自己主公非但是没有处罚自己,看这样儿,好像对自己还挺满意。而这对刘磐来说,不单单是足够了,而且可以说还有意外之喜,所以他心情还能不好吗?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是连连感谢,不过刘备只是一摆手,让其回去坐下。<strong>热门小说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而等刘磐再一次回去做好后,霍峻也出来了,“主公,属下守城不利,还请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他说完,文丑也出来了,他也知道,要说起来,是自己守城最为不利,这才让泉陵丢了,可不是人家!
 
    果然,刘备对霍峻说道:“仲邈不用如此,我军赏罚分明,你没有什么错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的手势,是让自己回去坐下,霍峻也不多说,所以是赶紧回去坐下了――
 
    而刘备对文丑叹了口气,此时他说道:“文丑啊,你可知道自己的错误?”
 
    文丑一听,就说道:“知道,属下特来请罪,请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刘备是微微摇头,“文丑可知你错在了何处?”
 
    文丑闻言说道:“属下负责值守,却是大意了,中了敌军的招,不该相信陈就!”
 
    刘备点了点头,确实,文丑真是大意了。他心里清楚,如果换成是霍峻的话,哪怕就是陈就亲自来,他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让士卒打开城门。可是文丑呢,人家就说了几句话,这城门就被赚开了。
 
    “文丑,就因为你之大意,却是让我军损失惨重!不责罚你,却是对不起我军那些伤亡的将士!”
 
    “属下明白!”――
 
    对文丑来说,他确实是来领罚,而且对于自己主公对自己的处罚,他也真是都接受,没有什么怨言。毕竟文丑他心里清楚,自己确实是有错误,也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原因,最后才造成了那么严重的后果。所以自己身为主将,而且也不是小孩子,所以做错事儿了,当然是要接受处罚,这都没太多说的。
 
    刘备点头,然后说道:“如此。便罚俸一年,官降一级。并处军棍五十!文丑,你可服?”
 
    文丑对于什么罚俸啊。什么降职,他都不在乎,那些对他来说,真是没有太大用。不过这让自己被责打军棍五十,他虽说不怕这个皮肉的痛苦,可是丢不起这个人啊。但是这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,他也是没有办法。
 
    因此,文丑最后也只能说道:“服!属下服了!”
 
    文丑还能说不服吗,因为他知道。无论自己说什么,都已经改变不了自己主公的想法了――
 
    “好!来人啊,把文丑拖出去,责打军杖五十!”
 
    进来两名汉军士卒,对刘备说道:“诺!”
 
    然后两人来到了文丑身旁,其中一个说道;“文将军,得罪了!”
 
    文丑知道,这自己不可能让他们给拖走啊,所以是跟着两人。直接出了屋。对他来说,自己主公已经做出的决定,那是再也更改不了了。其实自己也知道,这自己做错了。就该受责罚,哪怕自己不想,可是却也没有办法。至于丢人的事儿。那自己也是无奈啊。虽说自己不想,可这有些东西。不是说你不想,就一定不会发生。不是吗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文丑是跟着两名汉军士卒出屋到了州牧府的院中,之后他就被两人给责打了五十军棍。这五十军棍给文丑打了个皮开肉绽,不过虽说是如此情况,可文丑确实算个人物,是半声都没出,确实是不容易了――
 
    因为在文丑看来,这被责打军棍,已经是丢人不少了。当然这同僚他们确实是没有亲眼看到这个,可这他们都知道了啊。所以在文丑想来,这已经丢人了,但要是自己忍不住疼痛,再叫喊出来,那么可就更丢人了。所以就算是为了面子,最后文丑也不会吭一声的。谁让他这人是个很好面子的人呢。
 
    等士卒再进来,给刘备禀报,说已经打完文丑五十军棍的时候,刘备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。说起来他确实是并不想责打文丑,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。毕竟这文丑第一他确实是做错了,所以要不是因为他,己方真就不会伤亡那么惨重。
 
    因此,这自己是不得不让士卒去责打他军棍,而且还不能轻了。说起来这算是给所有人一个交待吧,当然也算是给他一个交待。这责打完了,自然也就都完事儿了,这个事儿可以说是已经揭过了――
 
    “好!你们带文丑将军下去休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之后的安抚,肯定是少不了的。所以还没等士卒走出屋去,刘备就又叫住了他,“等下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士卒等着刘备吩咐。只见刘备对其说道:“拿着我的金创药,给文将军送去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卒当然知道刘备的药都在什么地方,毕竟这他跟着刘备都不是一日两日了。
 
    而这回士卒倒是真下去了,不过是去取药了。而屋中众人确实对自己主公的做法,在心里暗暗点头。对他们来说,他们每个人当然都希望能遇到一个关心属下的主公。所以自己主公的做法,他们确实是赞同的。
 
    而对他们来说,这自己主公可不是说打你一巴掌,再给你个甜枣。而是真正的赏罚分明,之前文丑犯错了,理当是处罚他。可是处罚过后,自己主公也不得不去关心他――
 
    因此,在众人看来,其实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之后刘备和众人又说了几句,不过也都没有什么大用,无非就是马超带兵来了之后,各位都再接再厉,一定要让凉州军折戟在此!
 
    当然说实话。刘备确实没指望着能赢了凉州军,不过要说以江陵阻挡住凉州军。这个他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要不然的话,他也不至于一下就从之前的零陵。跑到这儿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