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刘备便对两人说道找二位来是有两件事儿不得不

   毕竟江陵作为荆州第一坚城,而且在天下那也是有一号的城池,那绝对不是吹出来的。可以说在荆州,确实是没有一个地方能和江陵相比,就算是襄阳,也不行。如果襄阳能超过江陵的话,刘表他也不至于把州牧府安到江陵这儿了。
 
    当然也不得不说,这襄阳的地理位置不太好,在南郡的最北边儿。就看这么一点,那也不是刘表所喜欢的――
 
    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,都是连连应诺,最后刘备是打发众人都回去了。在他看来,这今日确实是心情不怎么样儿,文丑的大意,是直接就把泉陵丢了,而泉陵丢了,就等于是零陵一个郡都丢了。而此时此刻。可想而知,零陵一个郡都已经落到他马孟起的手里了。
 
    而这就是马超还没到之前,在江陵所发生的事儿。对于这些,马超当然不会知道。他也不想知道。如今,此时此刻,他就想着能早日破了这江陵。这不是比什么都好吗。
 
    不过一点却是和之前不太一样儿的是,如今这个时候。兖州军和江东军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按道理他们也是向着江陵这儿来的,不过直到现在。马超也没有看到他们。至于探马,也没有回来给自己禀报的,没有给自己说兖州军和江东军情况的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让马超有些担心,要是曹仁还有鲁肃他们真就拼死一搏的话,自己可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啊。而如今连他们的消息都没有,这也确实是让马超担心不少――
 
    确实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,说起来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,曹仁和鲁肃两人虽说没有商量,但是却和商量好似的,都带着己方人马去了长沙。至于说派去的探马,有的被两方给杀了,有的还没回来,正在回来的路上,如此而已。
 
    说起来曹仁和鲁肃所想,确实是有一样儿的地方,比如说去了长沙。但是他们的目的,倒是也有不一样儿的地方。
 
    在曹仁看来,这和凉州军硬拼,估计不是人家对手了,所以要帮刘备,就只能是另辟蹊径。结果这个时候他和郭淮一说,郭淮便想出了个主意,那就是去长沙。
 
    因为不管怎么说,作为一个郡,不说己方过去直接占据多少城池,反正只要给凉州军以威胁,那么马超肯定要心乱。那么如此的话,岂不是对刘备有好处。所以听了郭淮所说之后,曹仁便同意了,直接带兵去了长沙――
 
    而鲁肃呢,他想法就比曹仁多了。他是如此想的,在知道汉军输了之后,他就知道,马超之后一定是要兵进南郡,直接到江陵城下,这是必然的。可是他们去了江陵,己方就一定要去江陵吗。这个,好像是不一定吧。
 
    对于江陵的情况,鲁肃知道的是清清楚楚,一个城那么多人,三万多吧,就算是己方去了,估计也是锦上添花,可不是什么雪中送炭。所以,与其那样儿的话,还不如自己带兵去别地方。零陵这儿自己不待了,那么如今能去的地方,其实也就那么两个。
 
    最后鲁肃一想,还是去长沙吧,这地方好啊。而且说起来这地方和己方的渊源颇深,以前主公父亲,也是老主公孙坚还在世的时候,其人就是长沙太守。所以说长沙是己方的发源地,其实也差不多。
 
    因此,对于这么一个地方,鲁肃自然是不能放过――
 
    并且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地方,或者说是最为关键的地方,那就是长沙的地理位置,可以说那地方直接和扬州挨着,所以对于江东军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 
    因此,鲁肃也不仅仅是为了刘备,他才带着江东军去了长沙。其实更是为了他自己,为了他们江东军,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就选择去了长沙。而对此,张辽自然也是同意的,之前他虽说没有如此想法,不过经过鲁肃这么一说,他就知道,己方应该去长沙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 
    至于说江陵,那也只能是让他刘玄德自己去头疼了。而己方,自然是要去长沙,去会会那地方驻守着的凉州军。虽说张辽不认为己方会所向披靡,战无不胜,但是攻其不备,估计能收到个奇效吧。
 
 
第六〇七章 凉州军按兵不动
 
    所以,如今曹仁和鲁肃他们都带兵去了长沙,马超还不知道,所以自然是没了他们的踪迹,因此,马超心里是有些担心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qiushu.cc</strong>毕竟无论是曹仁、郭淮也好,还是说鲁肃和张辽也罢,可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,说起来都是在三国时代赫赫有名的人物。就算是曹仁的手下,牛金那货,也都是留下名的人,可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啊。
 
    但是他也知道,这如今担心也没有用,毕竟这不知道对方的情况,未必就一定不好。当然是好不好都有,不过马超依旧是希望知道对方的踪迹,而且怎么说呢,他确实是不想,等自己知道对方踪迹的时候,会是一个特别不好的结果。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也实在是,太让人遗憾了,也不甘心啊。
 
    而就在马超不准备多想了的时候,探马前来禀报:“主公,兖州军和江东军,此时已经进入到长沙郡的地界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什么?这曹仁和鲁肃他们要做什么,难道真要从自己这儿虎口夺食?从自己口中抢走一块肉不成?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那么他们是要如何,难道围魏救赵?可能吗?可不是自己看不起他们,实在是这事实在那儿摆着啊。
 
    马超让士卒找来了郭嘉,之前他不是没有问过郭嘉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到底跑哪儿去了。不过郭嘉也没直接说什么,他就说,过两日主公就知道了。马超对此也没多问,而如今自己已经知道大致的情况了。马超想来,郭嘉肯定是早就知道,不过是没和自己说什么罢了。
 
    但是今日自己也知道了。这个时候,估计他就不会藏着掖着了吧。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呢?所以马超直接就让士卒找来了郭嘉,他认为,这个时候自己问他什么,郭嘉肯定会告诉自己的。如果说之前还有点儿卖关子,可如今却是不用了啊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郭嘉就来了,看到自己主公的表情,他是直接问道:“主公是知道敌军动向了?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马超这个时候没说什么,是笑呵呵地看着郭嘉。郭嘉对此不过一笑,而他从自己主公的表情中,已经想到了事情的结果,所以郭嘉算是心里有底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倒是把之前探马和他所说的对郭嘉讲了,“奉孝,这如今兖州军和江东军,都已经去了长沙,看样儿,这是要从虎口拔牙啊!”
 
    马超是边笑边说,虽说他是如此说话。可那表情,显然他不认为兖州军和江东军能给长沙的守军带来多大的威胁。毕竟他们是攻城去了,如果在有些县。马超认为可能来不及防守,或者没多少人马,可能会丢,但是大多的县,马超认为还是不会丢的。
 
    他也承认,曹仁他们确实是厉害,可是难道己方就是吃素的吗?所以也确实是,所谓“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”。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因此,马超虽说有担心不假。可是他认为,己方还是能对付得了兖州军和江东军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郭嘉听到自己主公如此说了后。并且也观察到他的表情,此时他则说道:“主公,其实嘉以为,我军是不用太过担心长沙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眼眉微挑,随即便问道:“那么奉孝之意是?”
 
    郭嘉此时笑道:“虽说嘉也知道,曹子孝和鲁子敬确实本事不错,可在长沙,有汉升将军驻守,想来大多县城,还是可以保住的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哪怕就算是让兖州军和江东军有机可乘,但是在汉升将军守御的临湘城,他们可不会占到什么便宜!”
 
    马超听了郭嘉所说后,他是点了点头,其实他差不多是如此想法。别管怎么说,这长沙因为有黄忠在,那么临湘基本就没有问题。那么曹仁鲁肃他们想要拿下整个长沙,虽说马超不认为己方就一定能守得住,这没有十成把握,可是他们两方要是不付出什么代价的话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曹仁郭淮,鲁肃和张辽,乃至那个牛金,都挺厉害,可是黄忠一样儿不是吃素的。说起来他们年纪没黄忠大,也可以说这经验没他丰富吧。毕竟黄忠比他们大了那么多岁,可绝对不是说着玩的。
 
    “奉孝你之所言,我都明白。其实就凭他曹子孝那些兖州军和鲁子敬那点儿江东军来说,却不会是汉升的对手啊。呵呵,如今我倒是想看看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,在长沙,到底是能玩出多大的火来!”
 
    并非是马超小看兖州军和江东军,实在是经过了这么些时日的战斗,这他们两方确实没有多少人马了。当然了,这凉州军也没太多,因此马超也是让人去司隶和凉州调兵,增援荆州,要不然,真是破不了这江陵啊。
 
    马超虽说不会贬低自己,可却也不会自大自狂,至少如今江陵的情况,他确实还是清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就以己方如今这些人来说,他确实不觉得能破了江陵。那无论是刘备的汉军,还是说刘琦的荆州军,可都不是善茬。再加上有霍峻这样儿的守城大将,太史慈这样儿的全能大将,说实话。马超还真是很清楚如今的形势的。
 
    郭嘉对自己主公的话,他不过一笑,但他还是问道:“不知道主公是否明日就出兵?”
 
    显然郭嘉之前他就看出来了。自己主公暂时好像不准备出兵,要不这时候还会调兵来这儿?不过这事儿也不一定。毕竟凡事都有例外,有意外啊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此时说道:“奉孝,之前既然我都调兵来荆州,那么如今自然不会轻易进兵。如此,我看我军就暂时驻扎在江陵城下,按兵不动好了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,心说果然啊,这己方如今就只能在江陵这儿按兵不动了。可不是吗。就算是动,就凭己方这点儿人马,最后也只能是被人家给打退,这都不用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两人是闲聊了几句,然后郭嘉就告退了。他也知道,这自己主公把该说的话,都对自己讲了,那么这也就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。
 
    如今不用去攻城,那么己方其实是少了不少的事儿,这对己方来说。其实还算不错,至少是可以休息了嘛。至于刘备他们是如何想法,这就不是自己所知道的了。
 
    就在马超凉州军到来的第二日。刘备发现凉州军根本就没来攻城,没有试探性来一次进攻。这他一想就知道了,看来马超是暂时让他们凉州军休息了。可这凉州军没有动静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也不见了踪影,这却也是让刘备想了不少。
 
    毕竟连马超他都是昨日才知道具体的情况,所以就更别指望着刘备如今就能知道什么。他就只是知道兖州军和江东军没了踪影,至于他们到底在哪儿,在做什么,这个他哪里知道。不过他也没问别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他就不看重这两方援军,实在是刘备心里很清楚。要是自己真指望着他们的话,估计自己早就被凉州军给灭了好几次了。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还算是深知这一点的刘备,他确实没指望着兖州军和江东军太多。不过他也知道,至少如今他们都是援军,肯定还是要帮自己,那么如此,就足够了。只要自己还有实力和马超凉州军相抗衡,他们就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儿,这个自己都明白。
 
    那么既然如此,其实就够了,至于说其他的,刘备还真没指望着。至少要让曹仁还有鲁肃他们,不计较他们两方的损失,和凉州军死拼,至少这个,刘备觉得如果说自己是他们的话,自己都不会这么去做。所以是将心比心,他也不多指望曹仁他们什么。
 
    反正只要他们能帮自己,那么就比什么都好,只要不去做那落井下石的事儿,那么就真是不错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对于马超按兵不动的事儿,他也没有召集众人。毕竟他身为主公,也不可能什么事儿都把自己属下都找来,那还用不着。不过他却是让士卒叫来了徐庶和刘巴,对刘备来说,有他们两个,确实是够了。
 
    不一会儿两人一起进到了屋中,坐下后,刘备便对两人说道:“找二位来,是有两件事儿不得不和二位一说!”
 
    两人听后,此时徐庶问道:“不知主公所说为何?”
 
    刘备说道:“这第一,便是马孟起按兵不动,不知二位觉得,到底是何原因?至于这第二嘛,便是兖州军和江东军已经消失无影踪已有好几日了,不知道二位认为,他们此时在何方?”
 
    听到自己主公如此两问,徐庶和刘巴两人是对视了一眼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他们看来,其实自己主公所问,也正是两人之前想过的,就算自己主公不问,两人也要找机会对自己主公一说。不过如今正好自己主公问到了,那么自己两人当然是要好好说一下了。
 
    只听徐庶说道。“主公,如今凉州军按兵不动,要以属下来看。是马超去调兵了!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便问道:“元直如此说。这何以见得啊?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以前马孟起可是如此作态?没有,但是如今进攻江陵,他却是在第一日便休息了,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?而能让马超如此作为的,除非他们凉州军内部出现大问题,那么就只有我们的原因了!”
 
    之后的话,徐庶没往下说。他知道,自己主公都明白,所以还用自己去多说吗。
 
    果然,就听刘备言道:“那么元直的意思,是如今他马孟起正是对我军江陵城的情况算得上是了若指掌,所以他知道凭借如今他们的人马,奈何不了我军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徐庶和刘巴都点头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,说起来。其实就是这样儿。他们也是如此想法,看来自己主公也算得上是一点即通啊。
 
    “不错,主公。属下就是如此想法。而且如今也只有这一个情况,可以说得通,想来子初也是如此想法?”
 
    果然刘备也问了刘巴,当然他也和徐庶的想法一样儿,这样儿的事儿就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而此时刘备再一次问属下是如此看待的。如今的兖州军和江东军,想来那曹子孝和鲁子敬,可都知道他们不是凉州军的对手,因此,属下看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和凉州军正面相抗,所以是另辟蹊径去了!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也是来了兴趣,“子初所说,这个‘另辟蹊径’,是何意思啊?”
 
    刘巴笑了,说道:“主公,要属下来看,此时刻的兖州军和江东军,应该是去了长沙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,心说长沙吗?这要真去那儿了,那可真是另辟蹊径啊。不过这他们真能对凉州军形成什么有效的威胁?可别再“偷鸡不成蚀把米”啊,真要那样儿的话,可真是成了笑话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听子初如此一说,还确实是有道理啊。如果曹仁和鲁肃他们真要是那样儿想法的话,如今可不是就去了长沙吗。不过这个我都知道,长沙守将黄忠,可绝非泛泛,虽说年纪六旬,可其人却绝对是马孟起非常器重的一员大将!不止是武艺高超,有万夫不当之勇,更是颇有头脑,这看来兖州军和江东军可不见得能占到大便宜啊!”
 
    听到自己主公如此说,徐庶则笑道:“谁说不是呢,主公,属下也并不认为曹仁他们走了什么好棋。但是仔细一想,好像他们除了那长沙之外,其他地方,确实是不会去了。而想来我军探马,没多久便会返回,到时候一切都会知道!”
 
    刘备点头,哪怕他是无比赞同徐庶和刘巴的话,这个一点儿都不假。可是如今探马的情报还没有传来,那么什么也都只是猜测,就只是猜测而已。所以只有听到探马所报之后,他才能确定确认这个。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